cabet亚洲城 > 亚洲城官网 > 《中年经纬线》娜塔莉

《中年经纬线》娜塔莉

浏览次数:183 时间:2017-10-31

  《中年经纬线》娜塔莉娜塔莉与不同男人交往的传言,就如芝加哥市区冒出的蒸气一般,挥之不去。(Getty Images)

  娜塔莉与不同男人交往的传言,就如芝加哥市区冒出的蒸气一般,挥之不去。(Getty Images)娜塔莉在芝加哥工作,为的就是实现美国梦。(美联社)

  娜塔莉在芝加哥工作,为的就是实现美国梦。(美联社)娜塔莉(音译)是我2001年在芝加哥工作时的同事。

  这位身高近一米八、高挑纤瘦的立陶宛(Lithuania)金髮美女,来自首都近郊的乡镇,小镇里的年轻女孩,多数在二十出头就嫁人了,通常三十岁不到,就有四五个孩子。娜塔莉十六岁芳龄意外怀了孩子,当时的男同学就变成了她法律上的丈夫。

  落脚芝加哥 只因为机票最便宜

  娜塔莉是参加美国移民局的DV Lottery(移民抽籤,又称绿卡抽籤),意外被抽中,才移民美国。选择落脚芝加哥,纯粹是因为当时飞芝加哥的机票最便宜,她便选了这个保守的中西部城市。只不过娜塔莉的丈夫和孩子不肯学英语、也无法适应美国的生活,来美国半年,就迁回立陶宛了,留下娜塔莉只身在这片辽阔的美洲大陆实现她的American dream。

  我们两个都是业务,娜塔莉负责的是欧洲,我负责的是北美,娜塔莉总是风韵十足跟犹太老闆撒娇和抱怨,她负责那么多国家,我却只需要负责一个国家(娜塔莉坚持,加拿大是美国的一部分)。就Incentive(激励奖金)的考核标準,我们俩是竞争关係。

  个性迥异 却意外成为莫逆之交

  工作上,是竞争关係。个性上,我们又大相逕庭。在公司,娜塔莉活泼大方,异性缘特佳。我则小心拘谨,严肃无趣,若非偶尔穿条裙子,大概没人把我当女同事看待吧。再者,我们的价值观,简直是南极与北极的距离。共事的那些年,娜塔莉的丈夫不在身边,但她身边的护花使者与入幕之宾,从不间断。中午,她经常和公司不同部门的男同事到公司附近的旅馆休息,同事们暗自给娜塔莉起了个绰号「nooner」(午间的幽会者)。偶尔,闲言闲语传到保守又重视家庭价值的犹太老闆耳里,娜塔莉便会被流放到亚洲生产线印度或越南等等国家,暂时调职,由製造或品管部门看管查看。

  会与娜塔莉熟识、进而成为莫逆之交,其实很意外。娜塔莉的英语说得还可以,但书写很差,文法一塌糊涂。在一次与客户的合约草拟中,娜塔莉发现我的英文文法还行,而且像个老妈子,唠唠叨叨,知无不言。后来,在闲聊中,我们又发现彼此初在美国找工作时,都在这个充满机会却也充满挑战的中西部吃足苦头,娜塔莉刚到芝加哥时当模特儿,受尽欺负与骚扰,而我前两份短暂的工作分别被台湾和中国雇主压榨薪资、保险费和扣押H1工作签证等等,有了这个背景的联结,我们知道,一个女子在异乡求生存有多么的艰辛。

  跟娜塔莉站在一起,我们俩看起来就像是七爷和八爷。她高瘦,我矮胖。她外型亮丽口条佳,我相形暗淡。但,每每遇到社交的场合,我喜欢站在她旁边,她让口拙的我,有份特殊的安全感。我从不评判娜塔莉的私人行为或生活,在我们的友谊里,我欣赏的是她的直率、不做作、诚实面对自己的感觉、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。她的很多优点,是我做不到的。

  我不知道娜塔莉欣赏我哪一点,她总是笑我笨,而且她用的是stupid这个字,我告诉她,这个字太激烈、不礼貌,我建议她改用silly这个字比较温和。她一听,呼天抢地的喊说真受不了我,叫我把她杀了。我又回她,杀人是犯罪,我不犯罪。光这一来一回的对话,我大概可以把娜塔莉的精神状态搞到疯癫。

  还有件事,这十几年来,即便我后来离开了美国,我们俩仍在往返的电子邮件中争辩不休。娜塔莉始终认为,女人应该掌握家庭的经济大权,这是女人的命脉,万万不该由男人掌控。本来我听听就算了,未置可否,可是当娜塔莉知道我家庭的财务支配使用情况与我的慵懒散漫之后,这位公司最顶尖的Sales Queen(业务女王)一再叮咛提醒我必须改变,否则,「you will get nothing when you are 80 years old」(妳将在八十岁时,一无所有),娜塔莉这样为我断言。而我们争辩的关键在于,我始终相信,当女人甚么都没有的时候,也就甚么都有了。我们说好,要一起活到八十岁,为各自的理论,做见证。

  前些日子,娜塔莉又被放逐了,这次到泰国。熬过了单调清苦的日子,娜塔莉意外接到了一笔金额庞大的订单,这下子我们这位Sales Queen(业务女王)要班师回朝、光荣返国述职了。回芝加哥的路途上,娜塔莉特地绕到台湾,与我在台北短暂相聚。短短两个多小时的用餐,有欢笑、有感叹,或许,笑谈之间,我们都在对方的瞳孔里,看见自己的中年迷惘。

  起身拥抱道别之后,我们各自再次奔向茫茫人海,再次为自己的人生前进。

上一篇:Uber再有21司机吃官司 官允押后再讯让辩方检视

下一篇:车、油价升 美国人交通支出却少于30年前